Aman-nya

【韩乐/双花】可惜没有如果 2

※原著向冷CP小众文,双花only粉慎入,大孙是旧爱,老韩是新欢的人设。

※半接龙文,和 @luna_nyanya  共同完成,本人负责处理后半程韩乐。为了保证文章的完整性,目前是纯转发。

如果惊扰了已经看过的各位,还请谅解!

※这一章感觉老韩的内心是崩溃的~~呵呵呵 

2

 

荣耀每赛季的冠亚军决赛,各战队的核心成员一般都会去现场观战的。第五赛季自然也不例外。虽然争夺冠军的队伍中,有队长意外缺席的百花,让整个舆论在赛前就充满了各种悲情渲染,在赛后充满了各种扼腕惋惜,然而职业选手们对结果却并未有过多感慨和质疑。

 

荣耀经历了五年的发展,哪个战队还没有些引发话题的意外事故、人员变动,孙哲平的中途退赛张佳乐的悲情惜败,其实说白了都是竞技项目的常态而已,赢了自然开心,输了就努力再赢回来,没有什么可大肆渲染的必要,韩文清尤其这么觉得。

 

这次因为队内事务张新杰并没有来,韩文清一个人默默看完比赛,就要乘当晚的火车赶回青岛去,以便主持第二天一早的霸图赛季总结会。

 

他住的酒店就在场地附近,但是回酒店取行李意外地浪费了些时间,等韩文清拖着箱子上了电梯,已经过了晚上11点。要是抓紧点应该还来得及,他粗略算了下时间,真的一点都不能耽搁了。然而,当电梯刚刚停稳,门还未完全打开,就有个人故意挡路似的跌跌撞撞地扑了进来。

 

韩文清下意识地往旁边一让,那人便顺势扑倒在电梯的内墙上,艰难地挂在那里。

 

虽然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却又来不及多想,就在韩文清快要迈出电梯门的一刹那,他突然反应了过来。

 

“张佳乐?”

 

确实是张佳乐没错,虽然换下了战队队服,但是他那个发型和脸型实在太有辨识度。只不过他此刻脸色苍白,双目紧闭,呼吸也有点粗重,和平时正常状态的张佳乐简直判若两人,也难怪连韩文清也差点认不出来他。

 

韩文清看他一副很痛苦的样子便想去拉他一把,然而稍一接近就闻到一股浓烈刺鼻的酒味,混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发酵的味道,很明显,他喝多了,并且吐过。

 

就因为百花输了比赛么,韩文清下意识地冷哼一声。对于借酒消愁的人,他一向不怎么同情,可张佳乐毕竟算是熟人,放着不管的话联盟的颜面何在?没办法他不得不试着跟酒鬼交流。

 

“你住哪个房间?我送你过去。”

 

感觉到有人在跟自己说话,张佳乐挣扎着眯起了眼睛,揉了揉,突然笑了。

 

“大孙,孙哲平。”

 

韩文清一时没反应过来,语气不自觉地严厉起来。

 

“你说什么?”

 

“大孙,我输了,以后我们在一起吧,我之前的坚持都是笑话,你比荣耀重要,真的,比什么都重要……”张佳乐莫名其妙就手脚并用地缠了上来,搂住了韩文清的脖子,七扭八歪地靠在他身上。

 

从韩文清的视角,已经可以看到有其他的客人朝电梯走了过来,于是他来不及多想,立刻按下了关门按钮,同时又按了个7楼。

 

他原本就住在7楼,现在房卡还在手里没退,看来不得不借用这个房间先解决张佳乐的个人问题了。虽然这实属突发情况,但是韩文清还是惊讶于自己竟然能容忍被一个男人搂住不放,而且还要一直听某人自爆百花队长以及副队长的个人隐私。

 

张佳乐一路上说个不停,越搂韩文清越用力,不自觉间又开始痛哭流涕。韩文清其实并没有认真在听他说什么,他拖着张佳乐又拖着自己的行李,急切地想快点打开房门。

 

终于,人和行李都被塞进了房间,张佳乐躺在韩文清睡过的有些凌乱的大床上,弓起身体,缩成一团,继续哭着,继续嘟囔着。

 

“你他妈走了就再也没信儿了,有你的,孙哲平!”

 

“你把百花留给我一个人算什么,你是队长,你不要这个战队了么……”

 

“大孙,我想你……”

 

韩文清过去20多年的人生里,确实没有再遇到过比这个尴尬、比这个棘手的情况了。从头开始梳理的话,首先张佳乐夺冠失败后情绪不好出去喝酒了,跟谁喝不确定,但是喝多了情绪很激动,其次张佳乐和孙哲平之间似乎有什么约定,而且显然他们不只是单纯的战队队友关系,另外,虽然百花战队确实也是住在这个酒店,但是其他队员是否知道张佳乐和孙哲平的事这很不好说,若是叫他们的队员来照顾张佳乐,很可能会把某些不能说出口的秘密外泄……涉及到联盟,这十分有风险……

 

一切以大局为重的韩文清,忍痛看清了一个事实:照顾张佳乐这个任务,恐怕只能由他亲自完成了。

 

鉴于已经接近凌晨,他先是给张新杰发了条信息,告诉他因为意外情况他明天下午才能回霸图,请他第二天一早修改会议安排。然后又退了车票改签机票,跟酒店前台也打了招呼续住一晚。办妥了所有这些事情之后,他才重新又把注意力聚焦在躺在床上的张佳乐身上。

 

他倒了一杯白水递给张佳乐想让他漱漱口,结果某人醉的太厉害根本就不配合,拉拉扯扯中差点就把水全洒在了床上。气得韩文清真想掐着他的脖子把水直接灌下去,可是一想到对方怎么说也是百花战队的大神级选手兼团队核心,突然觉得好像应该对他客气一点,于是不得不耐着性子再次好言相劝起来。

 

“漱完口再睡。”

 

张佳乐不知怎么就被这句话给点燃了,他下意识地搂紧韩文清,摸索到他的头部并强硬地吻上了他的嘴唇。还并不是蜻蜓点水般的吻,这一吻,既热烈又激情,而且非常熟练。

 

韩文清被他一下子吻懵了,他以别扭的姿势被张佳乐箍着,手里还端着水杯,着实不好做出什么像样的反应。看在对方喝多了的份上,他也确实不好发作。

 

更为神奇的是,张佳乐自顾自吻了一会儿竟然自己平静了下来,他接过韩文清手里的水,乖乖地喝了一些又还给他,随即一言不发地躺倒在床上,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过了很久,张佳乐都没再有任何动静,韩文清估计他已经睡着了,这才脱了外套在房间另一侧的双人沙发上躺下,可是一旦闭上眼睛,脑子就开始活跃,于是他不得不一边消化着今晚过大的信息量,一边艰难地数着羊。

 

突然间,床的那边传来冲破云霄的一嗓子:

 

“One Night in 北京

我留下许多情

不敢在午夜问路

怕走到了百花深处

人说百花地深处

住着老情人……”

 

张佳乐就这么唱了大半宿……韩文清连肠子都悔青了。

 

终于熬到了天亮。

 

早上6点半,张佳乐自然醒了。他这一觉睡得很沉,连场梦都没做,可是一坐起来就各种头疼欲裂,情绪低落,嗓子还特别疼。就在他忍不住又要躺下去的瞬间,他瞥见了床的正对面正襟危坐着的韩文清。

 

“你醒了?”韩文清站了起来。

 

“这……怎么回事?”张佳乐迅速回忆了一下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很遗憾,他只能想起自己去新疆馆子独自喝酒撸串,那之后的事,他全部没有印象。

 

“你喝多了,碰巧在电梯里遇见,我不知道你住哪间就让你睡这了。”韩文清故意地隐去了某些已然发生无法挽救的事实。

 

“是吗……”张佳乐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多谢,麻烦你了。”

 

“我先走了。”韩文清看了看表,拉着行李箱抬脚便往外走。

 

“诶,老韩,”张佳乐很勉强地笑了笑,“我昨天没撒酒疯吧,乱说话什么的……”

 

韩文清脚步顿了一顿,没有回答,默默替他关上了房门。

 

~~~

 

就在百花错失冠军的一周后,孙哲平正式发表了退役声明。他本人并未出现在K市,一切手续的办理、新闻稿的发布,记者会的召开,全权交给了俱乐部,以最官方最冷漠也最像他的方式,来为自己的职业生涯做了一个了结。而这整件事,张佳乐事前并不知情。

 

所以当百花的经理找到张佳乐并告知他孙哲平退役的消息时,一种被彻底背叛的感觉涌上心头,让张佳乐真的恨不得一枪毙了他。然而这毕竟是早就预料到的结果不是么,从百花落败的那一晚他就知道,这一天迟早是要来的。

 

百花的经理知道他们俩曾经关系很好,便小心翼翼地问他,是否愿意正式接手百花队长一职,还说,这其实就是走个形式,老孙走后这位置本来就是你的。

 

“有他没他都一样。”张佳乐一脸决绝。“我会带着百花走下去。”

 

-tbc-

 

评论(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