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n-nya

【韩乐/双花】可惜没有如果 3

※原著向冷CP小众文,双花only粉慎入,大孙是旧爱,老韩是新欢的人设。


※算是半接龙文,和  @luna_nyanya  共同完成,本人负责处理后半程韩乐。为了保证文章的完整性,目前是纯转发。

如果惊扰了已经看过的各位,还请谅解!

 

 

3

张佳乐其实向来不太喝得惯咖啡,之所以花了这么大力气特意找到这间咖啡馆,纯粹是因为他心中的一点点念想罢了,只剩一点点的对孙哲平的念想。


这家店原本是孙家的一处房产,想当初俩人还在百花的时候,第五赛季的那年冬天张佳乐为了陪孙哲平看手伤跟着他回过B市一次。那时候孙哲平就自个儿住在这间胡同深处的房子里,离后海近,每天下午晚上各遛一个弯儿,活得特别像退休老干部。因为那段时间张佳乐也在,孙哲平也就没回父母家,俩人就在这屋里各种唧唧歪歪,各种闲得蛋疼,却谁都没离开谁一步。


想不到不到三年的时间,这房子也能被人给动了,可见孙哲平确实面对了太多他无能为力的事情。也正因为偶尔想到这一点,所以张佳乐对孙哲平虽然恨得牙咬切齿过,却始终无法彻底地绝望。


从孙哲平离开K市,到百花第五赛季的落败,再到孙哲平宣布退役。


虽然一次次被抛弃、被忽视,但还是无法从心底里讨厌他。所以这算是勇敢还是懦弱?

---------------------

第五赛季之后,张佳乐正式接任百花队长,并对孙哲平时代的一些战术和打法做出了调整。只是这种调整的磨合期意外有些长,从第六赛季的前半程,百花就打得十分艰难,张佳乐自己也明显没有适应从明星选手到战队队长的角色转变,所以那一赛季的季后赛他们早早落马,也算是爆了个不大不小的冷门。同样流年不利的还有霸图,虽然比百花多坚持了一轮,最终也没有走到决赛。


那一年的夏休期意外有些长,长到张佳乐偶尔仍然会想起孙哲平。想起他做队长时候的点点滴滴,他说一不二的态度,他放手一搏的勇猛,他从来不会丧失的自信。但是他们最为核心的狂剑士不在了,如果不看清这个事实,如果不彻底改变,那么百花只能像这个赛季一样,到处都是破绽,离冠军越走越远。这同时意味着,他或许再也无法兑现他那个承诺。


好在失败了还可以再来,张佳乐意识到,是时候彻底忘记曾经的繁华血景了。他留在百花的意义,已经不是往自己身上添加更多的光环,而是负责打造一支可以夺冠的队伍。


转会窗口关闭一周后,第七赛季正式打响。


从大局上来看,联盟自几年以前就逐渐走出了嘉世垄断的格局,到了第七赛季,可以说每支队伍已经打出了自己的特色,微草、霸图、蓝雨、百花,都展现出了足够的实力与嘉世抗衡争夺冠军。在群雄混战的大趋势下,百花的实力越发不容忽视起来。


新的赛季,百花出人意料地多了几张新面孔。首先成为焦点的是本赛季出道的邹远,由于他的职业也是弹药专家,于是被广泛猜测他将是今后百花重点培养的对象,也是张佳乐和百花缭乱未来的继承人。而同时出道的唐昊明显又是一种不同的风格,他操纵的流氓角色德里罗很有个人特质,打法果断张扬,明显提高了百花的近战能力。而另一位上赛季出道的周效平,经历了一个赛季的沉淀和适应,第七赛季的表现已经可圈可点,召唤师又是从未出过全明星的职业,他的爆发简直成了百花出奇制胜的一招。


这一年,张佳乐和斗志昂扬的新人们组成的百花,真可谓一路顺风顺水,在常规赛期间就长期霸占着积分榜的榜首位置。终于,这支历经挫折几次与冠军失之交臂的队伍,露出了势不可挡的冠军相。



联赛的第二十轮,他们在主场K市迎来了客场作战的霸图。百花凭借主场优势布局成功,最终赢得了比赛的胜利,而拿下霸图的这一场,已经成就了他们的十连胜。


张佳乐那天的心情特别好。于是他在赛后主动提出要请客队吃夜宵,说是马上要到春节了,提前和大家热闹热闹。


其实荣耀的职业选手之间,相处模式还是比较单纯的。就算场上经常拼个你死我活,但是场下私交不错的也有很多。谁也不会因为一场胜负就真的心存芥蒂,于是韩文清颇为大度地大手一挥,白吃谁不去,全员参加。而张新杰向来偏爱口味浓重的云南菜,更是没有任何意见。


于是一队人马浩浩荡荡地坐满了整个包间,而两队的队长,不知为何恰巧坐在了对立面的位置。


“这样太见外了吧,张队应该坐韩队旁边啊。”百花的老队员张伟温馨提示道。


于是所有人又都站起来重新调整座位,最后两人确实换到了一起,并且位置紧凑到张佳乐随时会拿错韩文清酒杯的程度。


这天的韩文清不知为何显得颇为和善,在张佳乐坐下来的时候,他面色愉悦好像露出了个浅浅的笑。张佳乐也有所察觉,不过又觉得不那么明显也没太在意,他想,韩文清估计就是为了给他个面子吧。


随着菜上得越来越多,大家慢慢地热络了起来,开始三三两两地聊起了天,使得一屋子人终于不再把注意力集中在队长们所在的那一角。张佳乐直到刚才一直都在撑场面逗大家开心,其实根本没怎么吃,菜虽然都有些凉了,但是架不住他饿啊,于是趁着片刻清净,他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这时,一杯热茶被推到了他的手边,张佳乐以为是服务员,刚想抬头说麻烦再拿点纸巾,就见老韩拿着茶壶正低头看着他。


其实自一年多前的B市事件之后,张佳乐就很想请老韩吃顿饭谢谢他的。然而此后的一年百花各种发展不顺弄得他筋疲力尽,也就没有去找合适的机会。但也是从B市事件开始,俩人倒是慢慢在网上有了些交流,关于团队管理的、关于人员选用的,偶尔还涉及到战术打法,虽然立场仍然不同,可是并不妨碍两人的频繁交流。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此前并无交集的他们变得熟络起来,张佳乐觉得老韩这个人并不像表面上那么难以接近,他甚至觉得他其实比叶修都来的亲切、说话一直客气有分寸,人也靠谱得很。


“来来来,我来吧,”张佳乐赶紧站起身接过韩文清手里的茶壶,给他也倒了一杯。然后拿起自己的茶杯,说,“那我就以茶代酒……”


谁知,话刚说到一半,就被某个半是调侃的声音打断了。


“张队,听说你酒量特好千杯不醉,以茶代酒什么的太没诚意了吧……”


张佳乐一回头,发现说话的竟然是霸图的白言飞,他挂着意图不明的笑意,翘着脚望着自己。


“起什么哄,职业选手喝什么酒啊!”百花的唐昊是最沉不住气的那一个,此时第一个出来维护自家队长。


邹远性子比较软,这时很担心白言飞和唐昊就这么对峙上,于是无助地望向了张佳乐。


张佳乐一向是个爽快人,禁酒令这条其实在百花向来也执行得没有那么严格。虽然比赛期间从曾经的队长孙哲平到年轻队员绝对滴酒不沾,但是真到了夏休期或者特殊情况,喝两杯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于是他抬手叫服务员,上两瓶啤酒,点名要昆明特产风花雪月。



“接下来就要停赛过春节了,那我就提前把春节的份喝了吧。”张佳乐笑意盈盈地递给韩文清一瓶,然后又举起了自己那瓶。“韩队,今后多多关照。”


“互相关照,不过冠军一定是霸图的。”在客场的饭桌上还能喊出如此硬气的口号,众人对韩文清的敬意又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那可不一定哦,总之先干为敬。”张佳乐豪迈地一口气吹干了一瓶啤酒。


韩文清自然也不会落后,他们Q市的汉子可从来都不会在喝酒上服输。只是这风花雪月口感上略为苦涩,在他看来远不如Q市的啤酒那么顺口,于是中间喘了口气才灌完了一整瓶。


这时候百花众人自然又不干了。“韩队,你这不行啊,我们队长都是一口气喝完的,你得自罚一瓶吧。”说着自顾自地又帮霸图点上了两瓶。


“张队怎么也得尽尽地主之谊,不能看着客人自己喝吧,怎么也得陪着喝一瓶吧。”霸图那边也帮张佳乐续上了。


于是两队的队长,就你来我往地一瓶接一瓶地干了起来。


“千杯不醉?”韩文清哼笑了一声,用只有张佳乐听得见的声音说,“那上次怎么醉了?”


“上次?什么上次?,”张佳乐喝得正尽兴,“那次是意外,来来来,我看你也是个痛快人,别说那些个有的没的,再来再来。”


转瞬间,一箱啤酒空了,没过多一会儿,第二箱啤酒又空了。


百花这边明白,张佳乐这两年过得挺憋屈挺不容易的,好不容易熬到今年形势一片大好,又十连胜又赶上春节,便也由着他喝,只要他开心就好。


而霸图这边,连张新杰都没说什么呢,自然也就没人敢上去阻拦。


等喝到最后张佳乐和韩文清明显都已经意识不清了,两人勾肩搭背脚步蹒跚还聊着天,当着众人的面走出了包间。这时众人才结了账,速度跟上。


除了两队的队长,其余人确实是滴酒未沾的。浩浩荡荡一群人,护在喝多了纠缠在一起的两人身边,远看倒像是一群保镖。


张佳乐酒一喝多话自然就多起来,他推搡了韩文清一把,誓言旦旦地说。


“不管你信不信,这次的冠军肯定是百花的,绝逼不可能是别人,你信不信,真的,什么叶修,什么王杰希,我都没放在眼里,迟早要碾压他们,什么微草,什么嘉世,他们好日子到头了!百花无敌!”


“少废话,等决赛看我收拾你!”韩文清就算醉了也依然不忘霸图。


“好啊,我等你,决赛的时候让你们也看看我们大百花的厉害,你记住,冠军只有一个,就是百花,永远都是百花!”


终于走到了酒店和百花俱乐部的分叉口,众人自然地分成了两拨,邹远和朱效平扛着张佳乐,白言飞和张新杰拽着韩文清,就这样两队草草道了回见各自散去。

--------------------

然而几个月后,韩文清和张佳乐的约定并未实现。霸图遇到了势头正猛的微草,早早就止步于季后赛的第一轮,连续两年没有更大的突破。而百花果然如张佳乐预料的那样,越打越勇,一路杀进了决赛。


时隔两年,第五赛季冠亚军决赛的一幕再次重演,百花VS微草,颇有种血债血偿的意味。


-tbc-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