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n-nya

【韩乐/双花】可惜没有如果 4

※原著向冷CP小众文,双花only粉慎入,大孙是旧爱,老韩是新欢的人设。

※算是半接龙文,和  @luna_nyanya  共同完成,本人负责处理后半程韩乐。本章由于涉及某些技术问题(尼玛,技术个毛,某些人懒而已!),给@luna_nyanya添了把手,算是联合创作吧。

如果惊扰了已经看过的各位,还请谅解!

估计还有1-2章我就要接手了啊,感觉压力山大>....<~~~

 

4

 

第七赛季的总决赛,成了一场双方都消耗巨大又极为费时的战役。以至于当张佳乐耗干最后的血线屏幕变灰时,时间已经过了晚上十点。

 

击倒方士谦,转火王杰希,百花离胜利几乎就差一步。而此时的王不留行,即使在方士谦的防风倒下前送出了最后一剂治疗的情况下,也只剩下12%的生命。然而就是这12%,成了两个世界的分界线。因为拼尽全力的百花缭乱——百花战队在场上唯一剩下的角色,生命值虽还有7%,但法力已然耗干。结果不言而喻。

 

当张佳乐从比赛席中走出,全场死一般的沉寂,几千名观众仿佛在同一时间消失了。这安静把场地一角相拥而泣的微草战队映衬得有些尴尬无措。这场比赛对于微草来说同样艰难,若不是他们的守护天使燃尽自己的英勇发挥,那么绚烂到最后的恐怕就是百花的光影了。

 

比赛的最后一分钟,没有法力点的张佳乐几乎是用身体拼掉了王不留行3%的生命,这对于远程职业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谁也不知道,他们的队长竟然提前在武器猎寻上打制了两个格斗系技能,仿佛提前预料到了可能发生的局面。那一分钟,没有了光影遮蔽的百花缭乱却展露了所有人都不熟悉的强悍,无视王杰希技能的伤害,只是一味地冲撞拼杀。如果不考虑攻击效果,会感觉张佳乐才是占据上风的那一个。那一瞬间,虽然职业不同技能不同武器不同,但百花的死忠们仿佛看到了另一个人,那个离开他们两年的前队长。以血换血,以命搏命……但就是只差了那么一点点。

 

在片刻的迟疑过后,全场观众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和“百花,百花”的呼喊。对于这个结果,人们心有不甘,但整个过程却无可挑剔,这就够了。

 

然而面对这虽败犹荣的场面,张佳乐却木然地走下赛台,返回选手席,他一一拥抱了队员,又主动去和客场作战的微草战队握手,说着各种各样的场面话,这些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一套流程。只是,在回到主队备战室的那一刻,张佳乐仿佛再也忍不下去了,他毫无征兆地突然一拳砸在更衣柜的铁门上。全队人都惊诧地看向他们的队长,然后,就听到一声从喉咙深处研磨出的嘶吼,那种悲愤和不干,让整个备战室的温度降至冰点。

 

其实大家都明白,这一年张佳乐带领全队付出了怎样的努力。每天12小时以上的训练,对于新战法的不断修正,在格局巨变的联盟中对每个对手的悉心研究……没有人说话,邹远似乎想上前安慰队长,被周效平一把拉住。这个时候,安慰,能有什么作用。

 

联盟工作人员推开百花备战室的门,想提醒他们准备参加赛后新闻发布会,却在一瞬间感觉到了屋里的异样。

“没事,我们一会就到。”百花经理拍拍工作人员的肩膀。

“……好,那请尽快……”

经理上前,默默站到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一动不动的张佳乐身边,却并没发声催促。

半晌,张佳乐抬起头,“我没事……走吧。”。

 

然而,当张佳乐出现在发布会现场时,在场的所有人依然能感受到他深深的疲惫。他如往常一样在选手席的正中间坐下,左右手分别是本赛季百花崛起的新秀邹远和唐昊。

 

“对不起,辜负了大家的期待。百花的所有队员今天发挥都很出色,只不过微草更胜一筹。虽然没有得到冠军但是我们会继续努力,接下来的新赛季,也希望大家一如既往地支持和相信我们。”

 

两年之后的张佳乐,已经学会了不去逃避任何事情。然而刚才那段话,依然被他讲得例行公事一般,平淡无奇地让人留不下任何印象。

 

“请问百花再次在总决赛遭遇微草并且错失冠军,您作为队长可否发表下看法?”现场有陌生面孔的记者提问。

 

“我认为微草能一直维持这样的竞技水平非常难得,尤其是他们的治疗方士谦,本场在进攻端的技能打制有些出乎我们的预料,但我们在第一时间做出了调整。”的确,本场微草的治疗选手方士谦的出色发挥,甚至盖过了核心王杰希。作为联盟初代选手,治疗之神,方士谦为微草两次夺冠都立下了汗马功劳。本场比赛,两个骑士技能的添加让他赫然成了场上第六人般的存在,若不是百花也有所准备外加临场应对得当,估计胜负不会有如此大的悬念。

 

“也就是说百花一直没有找到克制微草的办法是吗?”同一个记者不停追问。

 

“针对任何一支战队,我们都会做出相应的战术调整。百花一直在尝试转型和改变,我想大家都看得很清楚。”

 

“既然成绩没有突破是否有考虑告别耗损巨大的百花式打法,并启用队内的其他职业作为今后战队的核心角色呢?”

 

当有记者问出这一题时,场面顿时显得有些尴尬。电竞圈没有人不知道,百花式打法就像是百花战队的灵魂,但本场比赛,恰恰又是由于百花缭乱在最后时刻的法力不济造成了失败。绚烂和消耗,放佛是双生双克,让百花在夺冠的路上举步维艰。

 

“……”终于被问到这一题了吗,张佳乐心中的某些地方在这一瞬间开始隐隐抽痛。百花光影,再绚烂,也需要一个强悍的攻击点来支撑。这个赛季,他通过对邹远打法的修正和对唐昊近战职业的培养,有意地在纠正这个问题,而这一阵型可衍生出的多端变化,也帮助百花在常规赛所向披靡。然而,当新百花遭遇真正强者的攻击时,究竟还是不行么……如果,他还在这里的话……

 

“暂时没有。”张佳乐说,“这个问题有待讨论,不过最后结论不会让大家失望。”

 

“那么,张队是否有什么话要对百花的粉丝讲?”

 

张佳乐愣了一下,突然站了起来。

 

“我很抱歉,对不起。”他面向摄像机镜头深深地鞠了一躬。虽然百花的粉丝们即便在赛后仍然为他们呐喊着,但再一次倒在冠军门口,大家的心里终究是遗憾和悲伤的吧。

 

气氛在这一瞬间显得颇为沉重,在现场所有或惊讶或同情或冷漠的目光的注视下,张佳乐默默地坐下来,全程再也没有讲一句话。

 

-------

 

K市机场,11:30PM。

 

“先生,您到B市的航班已帮您取消。但现在太晚了,今天真的没有任何国内航班出发了……”两位工作人员凑在柜台前,一直向眼前的男性乘客耐心解释着什么。

 

“我只想要最快起飞的一班,到哪里无所谓。”

 

“先生,最早的航班也是明天清晨的了,但是您需要指定目的地,我们才能帮您查询。”

 

张佳乐一时发现,除了B市,他竟然连个备选方案都拿不出。

 

“去Q市吧。”

 

这时,一个略显冷清的声音从天而降般地在他身后响起。

 

张佳乐不用回头便已经听出这声音的主人,果然,他转过头便看见一张熟悉的面孔拉着行李箱,规矩地站在黄线之外,就像是任何一个排在他后面的普通乘客一样。他想,这世界有的时候真是莫名其妙到可怕,就像总决赛永远躲不开王杰希一样,在赛后的每一个他人生不如意的瞬间,也总是躲不开韩文清。

 

“哎?”工作人员略显惊讶地看看韩文清,又看看张佳乐,不确定地询问,“两位认识?”

 

张佳乐没有说话,他直直地盯着韩文清的脸,好像要钻进他的心里去探究他的情绪一般,带着明显的警觉和戒备。然而他并没有发现任何与冷漠、怜悯、厌恶、窃喜、或者虚伪相关的东西,对方的脸上,除了一如既往的坚毅,纯净得只有坦然。

 

被三双眼睛盯得有些尴尬,韩文清终于忍不住走上前来,他站在张佳乐的身边,大手若有若无地扶了下他的后背对他说,“去Q市吧,散散心。”

 

张佳乐鬼使神差般地连为什么都没有问,直接将自己的证件递了过去。

 

-------

去青岛最早的班机是早上6点半,于是两人不得不在机场附近的酒店将就一晚。从出发大厅到酒店房间,张佳乐一句话都没有说,默默地跟在韩文清的身后,由着他去处理一切繁琐的手续。

 

其实韩文清向来是会乘坐总决赛当天最晚的班次赶回Q市的,原定是22:30起飞,但是因为百花和微草的比赛意外耗时,所以这次纯粹是到机场碰碰运气,看能否赶上最晚的23:20的航班。可惜他今天的运气并不好,不得不又一次改变了原定计划。说又一次也不太准确,毕竟第五赛季他偶遇醉酒的张佳乐时,如果他什么都不管是能赶上最晚那班火车的。可是如果他当初什么都不管,那么第七赛季的今天,恐怕也不会有冥冥之中的再次相遇。

 

到了酒店,分别开了两间房。 

 

张佳乐进屋后便把手机丢在床头,自顾自地爬上床去,一点点地把自己窝进被子里。

 

百花如今的再次失利,确实让张佳乐产生了深深的怀疑,对自己的实力,对自己的选择。可笑的是,他居然还是在赛前怀着必胜的决心,订下了一张赛后直飞B市的机票。他想着如果能拿到冠军,那么这些年无谓的自尊和看似冷漠的决绝就不再是年少无理的任性,而成为了获胜道路上必不可少的付出。张佳乐想,这样他就能径直走到孙哲平面前,告诉他,我拿到了冠军,我们的冠军,虽然让你等了久一点,但你是不是觉得特感动? 

 

然而,幻想有多美好,幻想破灭的瞬间就有多难熬。既然一切都不能更糟糕,那么何不彻底放纵一次,忘掉那些意气用事的决绝,只要打给他……随便说点什么都好……

 

仿佛离水的鱼渴求氧气般,张佳乐抓起那部老旧的手机,按下了孙哲平的号码。

嘟……嘟……嘟……

十几声铃声后,没有人接听。

 

电话自动挂断的一瞬间张佳乐才发现,这么多年自己竟然一点长进都没有。想分开时就分开,想在一起就在一起,这个世界什么时候允许自己这么任性过。那么多年了,他凭什么认定孙哲平会一直等他,会在接到他电话的瞬间立刻原谅他?

 

如果他真的那么在意孙哲平,那么当年对方退赛他为什么没有跟他一起离开?如果他真的为自己的选择而后悔,那么第五赛季失利后,他为什么即便难过到喝得烂醉也不肯向对方示弱?如果他真的哪怕给自己留一条后路,那么这些年为什么他从没有主动联系过对方,从没有主动去了解过对方过得好不好?

 

现在的孙哲平,恐怕早已远离荣耀过上另一种他不了解的生活了吧。当荣耀的决赛日成为了日历上普通的一天,孙哲平凭什么还去关注,还去期待,还去回应呢。百花的成功与否,张佳乐的夺冠与否,恐怕早已成为了不值一提的事件,早早地便被孙哲平抛在脑后了吧,那么来自失败者的一通电话,还有任何被接听的意义吗……

 

张佳乐在被子里越缩越紧,明明是酷热的夏天,此刻却骤然寒冷无比。应该只是因为空调开得太低了吧……

 

门铃忽然在这时响了起来。

张佳乐不与理会,但访客莫名的坚持,让他不得不出声阻止噪音的继续。

“谁……”他烦躁地问。

“我。”门外沉稳的声音传来,是韩文清。

张佳乐犹豫了一秒,翻身下床,打开了房门。

 

“你脸色不好,给你弄了点吃的。”韩文清端着餐盘挺拔地出现在他的房间门口。同是职业选手,对彼此的作息规律还是十分了解的。为了保证比赛时的手脑速度和反应能力,通常在比赛日选手的晚饭时间会提前不少,外加比赛中又会产生大量消耗,按道理这个时间某人应该已经饥肠辘辘了才对。

 

张佳乐看着他端在手里的小牛排,刚想拒绝,就听见屋里传来突兀的手机铃声。

顾不上等在门外的人,张佳乐转头便返回房间,焦急的他甚至没能分辨出这响动并非来自那部老旧的NOKIA。

 

扑向床头的瞬间他才暮然发现,屏幕不停闪动的是自己的苹果手机,而来电的是百花的经理。

 

毫不犹豫地挂断之后,张佳乐又一次捧起那部老手机,强迫症似的查看了一遍通话记录,还是没有……而现在,时间已经接近凌晨一点。

 

“在等电话?”韩文清把盘子放在桌上,坐到张佳乐对面。

张佳乐此刻没有心情回答任何问题。他真的想把所有无关人等从这个世界上清除出去,但对于一番好意的韩文清,他却不知怎么开口。

“孙哲平会打来?”韩文清接下来的这句话却让张佳乐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忽然抬起头,眼神充满了敌意和戒备。这个人,到底知道什么?

 

韩文清恨死了张佳乐这个眼神,仿佛将两人之间好不容易建立起的信任一下子摧毁了一般。他不再顾虑措辞和方式,反而直接给出一记直球,“第五赛季那天晚上,你喝醉了,把我认成了孙哲平……还吻了我,”韩文清看着张佳乐,从理智的角度讲,他知道自己不该在这个时候拿这件事来刺激他,但这一刻,他感到自己有些情绪失控。看着眼前的人如此痛苦、沮丧和患得患失,他莫名地有些烦躁和恼怒。因为他记忆中的张佳乐,不应该为了一场失利就被折磨成这样,那么其中唯一的原因,就在于那个人,和他们之间发生的一切。

 

张佳乐在听到真相的一瞬间突然有些不知所措,“我……”,他想解释什么,却又仿佛失去了耐心,“老韩,我今天什么都不想说了,让我静一静。以后跟你解释……”他双手掩面,显得那么单薄和脆弱。

 

韩文清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想去抚平对方有些凌乱的发丝,仿佛是命运的安排,自己见证了他两次最脆弱的时刻,这个在赛场上无比耀眼、永不放弃的人,此刻却如此地彷徨无助,让人不由得想给与他一些力所能及的温暖。

 

然而这时,老旧的手机铃声划空响起,让韩文清抬起的右手木然地停在半空。

 

张佳乐瞬间回过神,一把抓起手机,“大孙……”这个太久没有打来的号码,让张佳乐的手在这一刻激动得有些颤抖。

 

韩文清看着张佳乐捧起电话,看着他祈求般地盯着屏幕犹豫不决的样子,不知哪来的一股无名火突然涌上心头,他忽然站起身,抢在张佳乐按下接听键前一把夺过手机,重重地扔到远处的墙上。

 

“你干什么!”张佳乐发狠地看向韩文清,站起来就要去捡还在响着的手机。

 

但还未起身便被韩文清一把拽住,对方的手很稳,很有力,张佳乐甩了两下没有甩开。“你放手!”张佳乐说话的语气中已经带了隐隐的怒意。韩文清却不为所动。

 

“放开。”张佳乐的另一只手按上韩文清的胳膊,掐住他手腕处想把被拽住的手拔出来。

手机还在继续响着,但持续的铃声仿佛随时有可能中断,这几乎让张佳乐疯了一般把和韩文清的对抗也从手臂升级到了整个身体。韩文清发现张佳乐的力气意外的大,“你还嫌自己不够卑微么,”他再次扭住张佳乐,他不明白,为了一个孙哲平,张佳乐值么。

 

“关你屁事!走开!”

 

“不许接!”韩文清这次再也没跟他客气,他猛地用力将张佳乐推在一边的墙上,双手钳住他的两只胳膊,一条腿用力挤进他双腿之间,用自己全身的力气将张佳乐钉在墙上。

 

“韩文清!我操你大爷!滚开!”张佳乐几乎是疯了般,手脚并用地还想要挣脱。那个电话对他来说太重要了,重要到就算和韩文清同归于尽他都要接起来。

 

然而,韩文清接下来的一个举动,彻底让他丧失了一切的判断能力。

 

他吻上了他的嘴唇,并不是浅尝辄止的吻,而更像情人间的亲吻一样,带着毫不客气的掠夺的意味。

 

张佳乐在那一霎那,脑中一片空白。

 

-tbc-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