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n-nya

【韩乐/双花】可惜没有如果 7

※原著向冷CP小众文,双花only粉慎入。大孙是旧爱,老韩是新欢的人设。

※算是半接龙文,和  @luna_nyanya  共同完成,她负责处理前半程双花,我负责处理后半程韩乐。

※从这章开始,我正式接手。感谢@luna_nyanya  的精彩表现,希望已经快10年没写过文的我不要拖后腿才好= =|||

 

7

 

B市的夏天,也会有闷热和艳阳。

 

张佳乐独自过完了这整个季节,也决定了和过去的人和事挥手告别。

 

他打开常用的那部手机,在屏幕点亮的一瞬,又随手将它扔在了床上,顺势拽过一旁的被子盖在上面。然后他转身坐到桌前,打开了电脑。

 

被子里如期传来各种嗡嗡乱响,足足有五六分钟。

他失联这两个月,看来是急坏了不少人。

 

张佳乐看着早已停留在草稿箱里的那封邮件,像是要检查确认什么似的,呆呆地注视了很久,最后,按下了发送。收件人,是百花俱乐部的经理和老板。

 

从被子里抄过手机,600多条信息,各种短信和来电提醒。

 

并没有打开去看,张佳乐直接拨通了俱乐部经理的电话。铃响不到三声就被接起:

“张佳乐!你跑哪去了!”对方的声音透着愤怒,却也有那么一丝快慰。

是感慨他终于还是活着么,“看一下邮箱,我发了邮件。后面的事,还要拜托你了”,张佳乐说道。

“什么?”经理诧异。

“纸质材料我已经寄了快递,过几天你就能收到,”自顾自地说着,张佳乐略略迟疑了下“……只能说,对不起。”

“你在说……”没有等经理说完,张佳乐便挂断了电话。退役的决定,无论如何他也无法面对着百花的众人说出口。是他自己累了、倦了,不想再执着于以前的种种,特别是在两个月前那个混乱的夜晚之后,似乎连最后一丝他留在百花的意义也带走了。

 

铃——

电话忽然响起,张佳乐以为是经理又打了回来,正准备按掉。韩文清……看到屏显上的名字,一阵苦笑,第一个主动打进来的,竟然是他……

 

“喂。”

“……”电话那端一阵沉默,“你在哪?”韩文清坚定有力的声音传来。

“在B市”。

又是一阵无声。

 

与此同时另一通电话急切地打了进来,张佳乐从耳畔撤下手机一看,看来百花的经理是看到邮件了。

 

“张佳乐,我没法当那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韩文清半晌后直接说道,“你到底怎么想的?”那晚对方情绪上变化很突然,之后还不等自己问及,人就失联了,这让韩文清着实焦躁了很久。

 

而张佳乐没有去理会经理弃而不舍的等待,他回味着韩文清的话,心里五味杂陈。问他怎么想的,呵呵,“韩文清,你没有立场问这个问题。”这么说其实有点强词夺理的意味,毕竟那一天要是没有自己后来的疯狂、绝望和配合,很多事情可能也不会发生,但无论怎样,是对方先挑动的气氛,那么把所有事情都赖在他头上也没有什么不合适的。

 

“哎……”韩文清轻叹,仿佛想说什么,但又硬生生地咽了回去。这世界上能让韩文清欲言又止的人,恐怕还真不多。

 

“什么时候回K市……”半晌又挤了个问题出来。

“不知道”,张佳乐答的干脆。他明白其实韩文清想问的是他是否见了孙哲平,是否已经重归于好。但不知出于尊重还是怎么,这个问题对方始终忍住没有问出口。

“下赛季马上开始了,你不用归队?”韩文清疑惑。

“下赛季?”张佳乐苦笑,“我没有下赛季了。”说完便挂断了电话,然后再次关机。

世界重新归于平静。

 

张佳乐再度失联后的第五天,荣耀联盟新赛季选手注册关闭。一则重磅消息公布,百花战队队长,百花缭乱操作者张佳乐宣布退役,百花战队新赛季的名单中,真的没有了他的名字。

 

——————————

 

一石激起千层浪,张佳乐这突然的不能再突然的退役,甚至连转会调整的机会都没有给百花留,别说俱乐部愤懑的要死,粉丝们也从一开始的惊诧,到后来的激动,再到最后的声讨,纷纷要求他们的队长给一个说法。

 

可他们的队长呢,又开始玩起了失踪。这真的是……看错人了啊……很多人感慨着。

 

张佳乐这边呢,很多事即使没有去直接面对,也可以想象到那会是怎样的一场风暴。但他觉得这些已经与自己无关,六年职业生涯所积累下来的疲累,仿佛在宣布退役后集中爆发,张佳乐几乎整整睡了三天三夜。

 

梦中梦到过百花缭乱,穿梭在枪林弹雨中,飞快地闪避着各种攻击。忽然,一道狂剑攻下,自己再熟悉不过的招数,悉数朝自己笼罩过来。于是拼命地冲对方喊着,我是张佳乐!可对方仿佛听不到一般,攻势依旧,血光四溅……

 

梦到第五赛季总决赛,出场前,自己还在和孙哲平讨论着对抗微草的战术,工作人员突然把门推开,催促选手赶快上场。再回头,孙哲平不见了。自己疯狂地在场馆里奔跑寻找,一个转角,叶秋突然站在自己面前,“你赢不了的”,他说,“一个战术反复用几十遍,烦不烦?”

 

后来,仿佛还梦到了王杰希,只是微笑着站在自己面前,笑得那么灿烂……

 

凌晨时分,张佳乐再也无法入眠。但是,没有休息饱满后的清明,却隐隐有些头疼。

 

现在正是半夜,张佳乐看看表,凌晨一点。

 

仰面躺在床上,头脑从抽离中慢慢恢复。

他歪身从床旁拿过手机,打开。只有在这个时间,他可以肆无忌惮地打开手机。

 

又是一阵响动,信息量显示已经幻化成了“…”,可见数量可观。

随意翻开短信,有一搭没一搭地滑动着。忽然,一个熟悉的名字从眼前略过,张佳乐连忙停手,返回去。

 

显示着“大孙”的名字下面,是一条简短的信息——“不打了,就回来吧”。发送时间,是张佳乐宣布退后的第二天。

 

那部老旧的手机虽然已经被自己销毁了,但这个新的号码孙哲平也是知道的,张佳乐甚至猜想,孙哲平是不是在听到消息后给他打过电话?可惜手机全部关机,于是他就给自己的两个号码都发了短信?

 

张佳乐嗤笑着,笑声是那么的苦涩晦暗。

 

从来不懂服软为何物的老孙对他说,“回来吧”,看来运气真的是跟自己有仇啊……

 

张佳乐想,这些年的各种执拗,虚妄的自信,赌气般的决绝,却在准备放弃时看到了对方的软弱。

如果……再早一年……不,再早哪怕两个月……会是什么结果?

可惜没有如果。

 

张佳乐双手合掌,把手机夹在中间,抵到自己额头上,许久。

之后一个浓重的深呼吸,翻身坐起。拨通了一个人的电话:

“喂……”那头的声音明显带着困意,但又有些强打精神。

“韩文清,我明天到Q市。”

没有多问什么,韩文清显得很平静,“好,我去接你。”

“别问我退役的事。”

“好,”回答的干脆。

 

再见了B市。

张佳乐起身站到窗前,望着外面黑洞洞的天空。给孙哲平回了一条短信:

不一定不打了,冠军,我还是要拿。

 

-tbc-

 

 

评论(8)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