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n-nya

【双花】匆匆那年 下 (end)

抹着泪儿说太喜欢~~~~~

luna_nyanya:

※ 圣诞前夜发这篇文我也是灌醉了自己才敢干的,我只能催眠自己说,不虐,不太虐,不怎么虐,别想了,不虐……


※ 相信很多亲都收到了本子(合包裹的各位就对不起了啊),今早远在TW的画手夜不思眠大大也签收了,所以可以勇敢地发了。


※ 据说正文<可惜没有如果>也即将发大结局,希望各位关注哦。其实我觉得正常的阅读顺序是本子排版那种 正文-匆匆那年-夏日暖阳 那样的顺序,那样总感觉不那么虐~


※ 提前祝大家圣诞、新年快乐~来年もよろしくお願いいたします~




匆匆那年 下




张佳乐来了。




从对方进门到把人拥进怀里,似乎并不需要预谋已久和顾虑重重。这是太自然的一件事,就好像失而复得的心爱之物重回身边,总要捧在手里好好摸摸看看一样,这时候最难顾及到的,反而是对方的感受。




“大孙……我是来和你分手的。”




不曾想,对方给出的却是一记直球。




孙哲平在听到这一句的时候不能说一点都不意外,但是他自以为张佳乐的性格他是了解的,对方有一种近似优柔寡断的体贴,很少给别人难堪,也很少不近人情,所以真是要分手的话张佳乐是不会当面找他来说的。他只当是对方被这五年伤的太深,对自己不辞而别抱有怨念,他便想如果这句话让张佳乐如鲠在喉赌气般地不吐不快,那么此时说出来,是不是也总算是过了这道坎,可以将是非对错全部归零,他们可以从头开始了呢。




于是他把张佳乐搂得更紧些,拖延着安抚着,然后带上点鼻音淡淡地调侃道,“我们不是已经分手了么。”言外之意,当年所谓得了冠军就来B市的承诺并未兑现,所以说是分了也没有什么不对。但此去经年,分了怎样没分又怎样,翻旧账的功夫不如多谈谈现在。




然而张佳乐是否完全理解了自己的意思,孙哲平并不确定,因为在一瞬间的身体僵硬过后,对方开始激烈地挣动起来。于是孙哲平便没有再说什么,强硬地吻了下去。




这一次,张佳乐没有拒绝。




后来一如预想的那样,他们做了该做的事。张佳乐整个过程中表现出的主动与热情,虽然让孙哲平感到稍许的违和感,但也并未让他停止动作。因为感官刺激在这种时刻往往占据了上风,占有的快感最容易让人放松警惕,所以一切存在于想象中的、未经对方确认的事实,都显得特别不堪一击。




张佳乐的一句话最终打破了孙哲平所有该有的、不该有的念想。




“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了。”




孙哲平这时候才迟钝地发现,站在眼前的张佳乐衣着整齐面色如常,全身上下不带丝毫旖旎的痕迹,更是看不出就在几分钟前才刚刚完成一场亲热。




“为什么?”




孙哲平那随着岁月累积下来的不怎么足够的耐心还是没能帮到他什么。当他下意识地和张佳乐拉扯在一起,并无意中拽开了对方的上衣,一切言语上的解释说明便显得毫无必要了。那些吻痕是深紫色的,斑驳地分布在张佳乐白皙的颈间和胸口,无声地宣示着领土主权。




纵使孙哲平设想了一百个张佳乐会离开他的理由,都没有想到过会是这一个。




毕竟他们之间,不曾有过真正的隔阂。


他们的感情没有问题,却阴差阳错地折损于意外、错过、以及对彼此的顾及。




原来很多事,不是说清楚就能挽回,谅解了就能重来,直到这一刻孙哲平才发现,在感情上自己能决定的终究只是属于自己的那百分之五十,而事到如今如论自己说什么做什么似乎都不能左右一件事,那就是,张佳乐决定离开自己。




“是谁?”




绝望到极致他反而问了个一般情况下都不会得到回答的愚蠢问题。




“我们已经分手了。”




张佳乐的答案却一遍又一遍地提醒着他,你对这件事无权过问。




看来时间还有有点效用的,至少它让张佳乐学会了冷静和绝情。孙哲平甚至从不知道张佳乐也会有这样的一面,更不曾想他会用这样的一面首先来对付自己。在这样的张佳乐面前,那个当年为了怕影响他而主动放弃他的自己,那个觉得亏欠他不愿联系他的自己,那个仅仅在一个小时前还在思考怎样向他道歉才能破镜重圆的自己,全部都被映衬得极为荒谬与可笑。




这彻底地激怒了孙哲平。




因为他无法容忍,在一份被看轻的感情面前,自己的所作所为被定义为卑微。




“你就这么缺男人吗?”


“张佳乐,你真贱。”




他说着未经思考但足够伤人的话语,第一次以强迫的方式侵入了对方体内。他并不知道这样做的意义何在,但他却如同机器一般无法停止下来,因为一旦停下来,就真的意味着这段感情走到了尽头。




而做到后来张佳乐几乎已经不再反抗,他默不作声地承受着精神上和肉体上的碾压,不回应也不拒绝,放任孙哲平在自己身体里肆意妄为,安静得好像局外人。




这件事最终成为了孙哲平心中一段最为灰暗的记忆。




以至于他后来再也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有没有快感,释放了没有,也彻底记不起张佳乐那天到底是何时离开,如何走出了房间,以及有没有和他说一句再见。




在一切失控之前,孙哲平本想告诉张佳乐的是,“让我们从新开始吧。”




可惜再也没有机会说出口了。




———————




两个月后,赛场再次相见,两人颇有默契地没有寒暄直入主题。




孙哲平在角色倒下的那一瞬,鬼使神差地打上了一句,“加油。”


而原本不期待对方会有任何回应的他,却意外地收到了一个大写的“嗯”字。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抚平了那件事之后挥之不去的纠结。


孙哲平知道,张佳乐原谅他了,就像他在内心也原谅对了对方一样。




因为爱我允许你独自离开,直到有一天,我也能说我不爱你了,就让我们徒留彼此对匆匆那年的追忆,各自走完人生。




———————




初秋,K市,百花战队正副队宿舍。




“孙哲平,我原谅你不洗脚,但是能不能别把袜子扔在我床上!”


“扔你床上是看得起你。”


“那我能扔你脸上么。”




正月,K市,百花战队食堂。




“你有女朋友么?没听你提起过应该没有吧。”


“张佳乐你到底想说什么?”


“那,男朋友呢?”




常规赛后半程,B市,孙哲平家。




“你一直都是这么关心队友的么?”


“是啊。”


“孙哲平,你丫还给谁做过人工呼吸?”




夏休期,K市,百花战队正副队宿舍。




“疼么?”


“疼…”


“要不算了…”


“不,继续。”


“我会对你负责的…”




情人节,K市,酒店。




“张佳乐,今天你生日我送你一句话。”


“祝我老了一岁?”


“我爱你。”




—匆匆那年 end—



评论(3)

热度(25)

  1. Aman-nyaluna_nyanya 转载了此文字
    抹着泪儿说太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