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n-nya

【双花】热海 4

 

一个吻能有怎样的炙热浓烈?

就在张佳乐挑衅出口的下一秒,孙哲平未带任何犹豫的骤然欺上,唇舌交缠。
无论是有意的撩拨还是无意的情动,他们就像两团燃着的火焰,不肯退让的将彼推向临界边缘。
呼吸,热度,以及内心里那说不清道不明的麻痒,让人不自觉的渴求更多。于是吮吻变成了啃噬,舌钻入对方口中彼此触碰、刺探。

这吻搞得仿佛一场战争,你来我往,在征服与被掠夺之间往复轮回。

 

几番纠缠过后,‘对方绝对是个中老手’,这是二人同时在脑海中浮现的想法。

孙哲平环住张佳乐的手收紧再收紧,他好久没有这么让自己失控过了。那种燥热随着唇舌的纠缠逐步升温,身体似乎也起了微妙的变化。

但就在精神也即将擦枪走火的一瞬间,孙哲平猛的放开了张佳乐,似乎是直觉中对于危险的下意识反应。一切都进行的太快并且混乱,而他,并不习惯这种方式。
“呵呵”,半晌听到对方的轻笑。
没有说什么,孙哲平深深看了眼张佳乐,转头朝自己的车走去。

两人一路安静,仿佛各有所思。
张佳乐住的地方离SUN不远。“那今天就不请你上去了”,站在孙哲平车外,表情被身后路灯的光影映得有些模糊不清。

“好了联系我。”孙哲平发动汽车,消失在夜幕中。

 

————————

 

三日后。

 

张佳乐斩仓的果断远远超出孙哲平预期,而他动作的效率也同样让张佳乐咂舌。

因为第四天的午后,他们已经在香港落地。

 

“券商的QDII额度已经搞定,今天开好银行户头,递交香港产品成立材料,2天之内钱应可出境。”坐在开往中环的黑色轿车中,孙哲平边随意翻看手机边说道。

“不愧是孙老板,”张佳乐和他并排坐在后座,说实话,这个速度让他有些惊诧。孙哲平的效率虽在行内远近闻名,但没想到他在海外也能有如此深的道行。

“呵呵,过奖,”孙哲平说着谦虚话,语气却没有丝毫客气的意思,“晚上和几个香港朋友吃饭,想去哪?山顶还是尖沙咀?”

“无所谓,你定。”张佳乐客随主便。

“那圆方吧。”孙哲平倾身向前,点了点司机的左肩,“晚上订下101的位置。”

“好的。”公式且严肃的语气。

“你好像特别喜欢高处,”张佳乐调笑地看着孙哲平。开个酒吧设在62层,随便安排个晚餐也要选山顶或者101层的楼,这算不算是个癖好?

孙哲平没有抬头,似乎在手机上收发着邮件。“是么,可能吧,”心不在焉地应着。

看对方无心聊天,张佳乐也不再说话,转而靠在车座上闭目养神。有多久,没有在交易时间这么闲哉过了呢。

 

不久,车到达了目的地,中环钢铁森林般的密集让人有种莫名的压抑。

张佳乐随着孙哲平下了车,待到楼宇大堂,四五个等在那里的人满面堆笑地迎了上来,操着味道不一的港普寒暄问候着。

孙哲平给他们介绍了张佳乐,一行人浩浩荡荡开赴办公区,开始下午冗长而繁琐的工作。

 

尽管孙哲平安排的都是个中里手,但各项程序走完也着实花了不少时间。待事情办妥,已经晚上八点多。

孙哲平大手一挥,全员兴高采烈地奔赴尖沙咀。

这饭吃的很热闹。因为不用开车,孙哲平也就放开喝了几杯,张佳乐更是成了被众人围攻的中心。

香港人做人做事都很直接,拉关系谈挣钱,从没有大陆那些掖藏和忸怩。这次这一笔,几个券商和保险的小伙想来收益颇丰,又逢上这么个后续潜力无限的客户,自然恨不得把张佳乐放手心里捂化了般的热情。

“真是可惜了这风景!”待到酒过中旬,一桌人没几个清醒的时候,张佳乐才发现,孙哲平正站在窗边。

“呵呵,你酒量不错。”手里依旧捏着高脚杯,孙哲平兀自轻抿一口红酒,歪头斜睨过来。

没有回答他,张佳乐只是走到了过来。忽然,双手按上眼前映着墨黑天空的玻璃,将头贴近这一窗风景,“真美啊……”赞叹着。

玻璃的反光中映出那轮廓分明的五官,背后是港岛一片微缩了的星星点点。

孙哲平感觉自己手心一颤,对方这不经意间的动作却似乎有着勾魂摄魄的魅力,他忽然很想亲吻张佳乐,像那天一样,让他的呼吸变得灼热,气息变得凌乱。

“Sun!”身后有人叫道,Sun是这帮港佬对孙哲平的称呼,“难得张总过来,我们一会去兰桂坊!”夸张的边比划边大声说着,显然已经有点迷糊了。

“好。”孙哲平半转身体,今天,就放纵一回。

 

 

是时,兰桂坊的夜才刚刚开启。

 

吵吵闹闹的酒吧中,操着各色语言的人穿梭其间。

一行人不一会就散了个七七八八,有摊在卡座上继续灌酒的,有钻进舞池摇头摆尾的,更有甚者已经开始把妹聊天了。

张佳乐感觉自己头也微有点晕,但还没有到醉的程度。孙哲平递过来一瓶啤酒,他稳稳接下。

“这次为什么搞这么急?”对方难得问了他一句正事。

“一言难尽啊……”张佳乐摇摇头,说到工作,他表情里透出一丝无奈,“说来也巧,这次逼我出逃的政策,知道是谁主导的么?”

“谁?”

“王杰希。”张佳乐看着自己手里的酒瓶,轻轻旋转着。

孙哲平无声,也确实无从回答。只是忽然明白了聚会那晚王杰希眼中复杂情绪的意义。

“你的好兄弟,可把我害惨喽。”张佳乐唏嘘着,仰头灌下半瓶啤酒。王杰希虽年轻,但看问题极透彻,一系列政策建议切中要害,只是这市是能救回来了,却将把他这类型的基金打入万劫不复之地。要不是他先一步得到消息,后果不堪设想。

舞池中一首节奏强烈的碟曲响起,让人短暂的失去了对周遭的感知。

“为什么不来找我套消息?”孙哲平幽然问道,这问题却让张佳乐觉得好笑。

“找你?”看向孙哲平,“我们交情很深么?你凭什么帮我?孙哲平,我还是很现实的。”

又是一口气,干了剩下的半瓶啤酒,抹抹嘴,靠近沙发靠背中。

孙哲平仿佛想说什么,却在此时,一个清朗的声音忽然传来,“孙哲平?”标准的普通话在这个地方显得异常突兀。

孙哲平抬头,“肖?好巧。”

“是啊,好久不见了。”来人梳着一头利落的短发,带个黑边眼镜,斯斯文文的。

“坐。”孙哲平暂时放下和张佳乐的对话,指指身边的座位,招呼对方过来。

“怎么有空过来香港?”被叫做肖的人坐进他们一圈,挂着礼貌的微笑问道。

“这不办点事,”孙哲平回答,却没有说的详细。“对了,给你介绍下,张佳乐,百花的基金经理,在大陆可是投资界神级人物。”说着看向身边另一侧的人。

“幸会幸会,”对方客气地欠身,递出右手,“肖时钦,雷霆资产主管投资业务,以后请多多指教。”

“也请多指教。”张佳乐伸手与他回握,这人浑身上下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肖,你在逗我吗?主管投资业务?整个雷霆都是你的好不好?”孙哲平调笑着这人没有必要的谦虚。

“呵呵,老爷子身体还硬朗,我毕竟只是代管。”悉心的解释着,连张佳乐都不禁一笑,这人真有意思。

之后,孙哲平和肖时钦又聊了一些生意上的事情,没多久,对方说还有客人要招待,就礼貌的告辞离开了。

看看表,已经接近凌晨一点。

“走?”转头征询身边人。

“走吧,明天还有的忙。”对于酒吧这种地方,张佳乐向来没什么兴趣。

回酒店的路上,他随意问起了肖时钦的来头。

“他可是雷霆资产的正牌大少爷,在香港算数得上号的家族,怎么,对他有兴趣?”语调刻意上扬,含着某种意味不明的情绪。

张佳乐呵呵一笑,“对啊,有兴趣,帮我介绍下吧!”刻意堆满全脸的笑容让孙哲平看着是那么的别扭。

哼,从鼻子里挤出个音。抬手,覆上张佳乐的一侧大腿。

考究而贴体的西装手感很棒,更把对方匀称的身形修饰得恰到好处。

“别忘了,你之前说过什么,”孙哲平转头靠近他,压低声音,“除了快,剩下的,由我定。”

“呵呵,”感觉不到一丝诧异或不自在,张佳乐答的坦然,“我好像,是这么说过。”

“真想看看你这副身体是怎么勾引人的。”孙哲平的气息就在耳旁。

“哦?那可不要被我勾去了魂!”迎上身侧人灼灼的目光,张佳乐眼里带着挑衅和调笑。

 

之后的一切,便开始滑向失控的深渊。

 

-tbc-

 

————迷之分割线————

 

乐啊。。。年度撩汉小能手我投你100票!(你就作吧)

等吃肉的各位,我承认,正在炖~~~~ hahaha

评论(1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