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n-nya

【双花】热海 6


第二天,张佳乐远程指挥着B市方面开始资金划拨。

其间出了些银行方面的问题,但几番沟通下来总算解决。待到第三天,全部资金验证到位,基金顺利成立,所有人终于长长出了口气。

张佳乐知道,这其中少不了孙哲平的上下疏通,否则这么短的时间内,估计那些产品材料监管机关都来不及看完。

 

而且自那晚过后,孙哲平对他态度似乎有了些微的改变。虽然算不上天翻地覆,也至少从戏谑轻视变为了似疑将信。

而男人之间的关系,本来也无需过多扭捏和解释。正事之余,两人基本就在滚床单中度过。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孙哲平渐渐留意到张佳乐在某些方面只是嘴上不饶人,身体上一些青涩的反应却是挡也挡不住。

这让他莫名的有些慰藉。

 

第四天,也是两人在香港的最后一步工作,对接百花的下单系统。

孙哲平坐在沙发上,看着张佳乐和工程师一起忙忙碌碌,忽然对眼前这情景有点流连。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

 

而对接工作开始也是一切顺利,工程师在拿到权限后很快完成了CODING,而后进入测试。张佳乐导入策略后系统开始建仓,百分条逐步向右突进着。

60%,70&,80%……张佳乐时不时进入持仓界面查看着期货空单的买入明细,没有问题。

然而,就在读条进行到90%的时候,突然一个对话框弹出,鲜红的图标是那么的扎眼——“系统读出指令失败,请手动操作”。

“操,”孙哲平听到张佳乐低声骂了个脏字,然后瞬间抢占了工程师的座位,操纵电脑登入权限,开始飞速下达指令。

“怎么了?”孙哲平问。

对方却没有回答,仿佛没有听到一般,依旧自顾自的操作着,敲击键盘发出一阵阵轻快而有节奏的声响。只是这速度,孙哲平不得不佩服,貌似比他玩网游到酣畅时还要快的多啊。

期间放在一旁的手机一直在响,张佳乐撇了一眼,没有理会。

 

约莫二十多分钟后,他停下动作,点开一个界面似乎检查着什么。

孙哲平隐隐看到对方额头上渗出了细汗。

几秒后,张佳乐幽幽转过身,“订最快的一班飞机回B市,”眼神中带着从未出现过的晦暗和不安。

 

 

然而那种情绪并没有保持多久,也可能是这几天太过于劳累,一路上张佳乐基本是睡过来的。

孙哲平难得体贴的替他婉拒了飞机上的晚餐,却留了一杯橙汁。

 

当两人行色匆匆的到达出关口时,一种血液里对危险信号的察觉让孙哲平不禁精神一震。

对面几个衣着并不显眼的人隐含秩序的接近让他不自觉停下了脚步,而后抬手挡了下身边的人。

张佳乐略停了停,而后默然开口,“没关系,是百花的人。”

孙哲平一怔,侧头。张佳乐对他扯出个浅浅的笑,“谢谢,后会有期,”随后便独自向前走去。

眼见那几个人训练有素的瞬间将张佳乐围在中心,其中一人似乎跟他说了什么,一行人缓缓消失在的人群当中。

 

——————————

 

那之后,张佳乐再没有过任何消息。

孙哲平看到自己账户上多出来300万,现在也唯有这能证明之前的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

 

再后来,他约过王杰希,也约过叶修。得知金融局救市政策出台后,只有百花和霸图两家对冲基金幸免于难。

霸图根基深厚自不必说,而百花的奇袭,叶修这老奸巨猾第一时间就猜到,“你帮他们运作的资金?”眯眼看向孙哲平。

面对叶修,任何隐瞒都是多余的,而孙哲平自认也不是善于此道之人,于是大方承认。

对方眼神复杂了一会,却突然笑了,“我说呢,我说呢,”自己叨唠着。

孙哲平此时却只想多知道些关于百花、关于张佳乐的事。

而叶修对于发小,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只把私募圈的那点事说了个彻底。

 

别看叶修早就淡出了那个圈子,但要论起辈分来,他和霸图的韩文清才算是资历最老的一拨,都是从泰斗级人物——现任投资基金联盟主席冯宪君那里脱颖而出的。

只是两人的际遇相差很大,韩文清单飞后加入霸图,凭借杀伐决断和彪悍的操作风格一待就是十年,其掌管的几只宏观基金更是干成了几票震惊投资圈的做空战,现在已经俨然是种超越老板的存在。

而叶修呢,出道后和陶轩白手起家建立嘉世,也曾叱咤风云一时。他的操作喜好以多头主动型为主,却是全风格兼备,连续几年拿下了各种排名奖无数。然而却在某个冬天突然宣布和嘉世分道扬镳,本人更是立下此生再不入基金圈的狠誓。至今无人知晓其中原委,只是唏嘘投资界又少了一个或能封神的人物。

而张佳乐,据叶修说,是在他和韩文清单飞后被老冯的种子基金相中培养的。只可惜这人剑走偏锋,一直潜心研究量化对冲,而这是当时的交易品种所不支持的,故一直在市场上籍籍无名。

直到几年前,交易所有了可供做空的股指期货,又正赶上市场低迷,张佳乐和他的百花基金才逐渐崭露头角。

 

“可是我听说,他这次是触了霉头,”叶修接着说道。

“怎么了?”

“最近市场情况回暖,他的那种量化对冲,只能保证一定的绝对收益,却做不到翻个翻什么的,所以百花内部对他的看法分歧很大,有几个大客户也有所动摇,据说面临巨额赎回,”叶修顿了顿,“这次的救市政策,估计很多人是准备借题发挥,让他的基金清盘转投其他的。但没想到百花竟然提前找到了境外的替代品,让基金暂时保住了。”

叶修摇摇头,“不过这市场要是继续好下去,压力只会越来越大,张佳乐这只基金客户结构有问题,投机资金占比过大,缺少大的机构户撑腰,这些钱敢冒风险博收益,到时要是真撕破脸,还是逃不过清盘。”

“前几年市场不好,做主动型的都亏的底掉,只有他一枝独秀,很多人早就看他不顺眼了。而像蓝雨这种多空策略机会主义的,蛰伏多年终于等到机会,最近上的很快,收益排名上已经压了百花一头,很多资金都在考虑下一步的投向……”

“喂,你有没有在听?”叶修说着说着,发现孙哲平视线默默瞟着前方,不知有没有在听他说话。

“听着呢,”对方应了声。

“呵呵,”叶修乐了,“你怎么忽然关心起他来,难道……这次的事,你趁火打劫泡了人家?”

孙哲平移回视线。

“还是,他借题发挥诱惑了你?”

“你还能有点正事么。”略略皱眉,虽然叶修这描述其实挺准确。

“哥这不是干媒体了么,新闻敏感度懂不懂!”当年从嘉世出走,叶修一年后转而创立兴欣,凭借自己在圈内的人脉资源从名不见经传的财经评论开始,到现在成为覆盖期刊、网络和视频的权威财经媒体,在行业内又算是一段传奇。

孙哲平轻哼一声,没有去接叶修的话茬。但方才所说让他忽然有种不安,那几天他一直和张佳乐在一起,很多事情不想倒好,细一琢磨确有很多反常的地方,百花的这次避险,恐怕没有外界看起来那么简单。

 

所以送走叶修后,他拨了张佳乐的电话,要说什么?不知道。只是莫名的想听到那人的声音,确认一切事情还在他的掌握当中。

然而,关机。

多年来风雨里打滚的经验让孙哲平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于是他随后拨通了一个号码:

“钟老板,找个理由,我要见张佳乐。”

电话那头显然一阵迷茫,“出啥事了?这大晚上的。”

“事情比较复杂,总之帮我个忙,你是百花的客户,应该有办法。算我欠你个人情。”

那边犹豫半晌,“行,等我消息。” 

 

 

————————

FT:

我承认我摸鱼是我不对。。。总算又更新了 O o/~~~

本章过渡,还是那句话,请忽略那些专业词汇!如实在有兴趣可看下面注释:

1、对冲基金(文中张佳乐和霸图的基金风格):本文的是指狭义的对冲基金,详见第二章后解释;

2、主动型基金(文中叶神和蓝雨的基金风格):是以寻求取得超越市场的业绩表现为目标的一种基金,通常是单边做多策略,从股票上涨中获利;

3、宏观基金(文中霸图老韩亲自主导的基金风格):是一种主要利用各国宏观经济不稳定性进行套利活动的基金。该类基金一般会收集世界各国的宏观经济情况并进行研究,当发现一国的宏观经济变量偏离均衡值,便集中资金对目标国的股市,利率,汇率,实物进行大笔的反向操作。当该国宏观经济形势发生变化,宏观基金将从中获得巨额的收益[引自百度百科]

4、种子基金(文中冯主席培育这些大神用的基金):以培育和孵化新基金或基金经理为目的的基金。

 

评论(1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