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n-nya

【双花】 热海 7

 

张佳乐病了,是孙哲平从钟少那得到的回信。

具体什么原因对方也没说,只是被再三要求下同意第二天在张佳乐的公寓安排他们会面。

 

“到底怎么了?”钟少电话里回问,“我可是拿出准备退伙来要挟他们的,说在最终决定前必须要见基金经理一面。”

孙哲平犹豫半晌,“张佳乐可能惹了点麻烦,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只是前段时间帮他一起运作资金,后来就感觉非常不对。”

“他找你了?”

“嗯,在金融局政策出来前,我帮他把基金里的一部分钱倒到了海外做期货。”

“靠,这他妈百花都什么事!”钟少声音微有些愠怒,他可是真金白银买了产品的,虽然孙哲平知道张佳乐的操作肯定不是出于私利,但从客户的角度看来,毕竟一个基金经理直接这么调配资金是十分危险的。

“成,看来明天真得找他好好聊聊了!”钟少轻哼一声,他和张佳乐不能说有太深的交情,但这几年因为投资的事处下来,彼此感觉挺投脾气,所以关系也算不错。听到孙哲平说他私下调动资金,在惊讶之余有种突然被朋友坑了一道的感觉。

张佳乐,你胆子真大啊!

 

然而孙哲平挂了电话,却不知自己该喜还是忧。

人这回是找到了,但他却忽然搞不清为何要管这件事,更搞不清他和张佳乐究竟算是什么关系?

或许他的出现在对方那儿又会变成一个笑话,然而当所有事情串起来后,张佳乐机场那句‘谢谢,后会有期’,莫名的有种决绝的味道。

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所有事情,就等待明天的结果吧。

孙哲平仰头饮尽杯中所有,起身离开了酒吧。

 

 

第二天,他和钟少一起出现在了城东的公寓。

刚进大堂,就看到百花的人等在那儿,故作热情的迎他们上去。但是大家都明白,这其实是来监视他们活动的。

来人驾轻就熟的带路,然后推开了房门。

 

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看到张佳乐时孙哲平还是忍不住皱了皱眉。

他坐在公寓那布置的高精尖的书房里,4台分列的显示器几乎遮住了他整个人,却掩盖不住他眼角那浓重的疲惫,深深的黑眼圈让人怀疑他这几天到底有没有睡过觉。距离他们上次分别明显瘦了不少,而且左脸似乎有些肿,孙哲平判断。

“你怎么来了?”张佳乐声音有气无力,却是看着孙哲平,仿佛忘记了今天的主角。

“我陪他。”指指钟少,孙哲平没有多言,目光却是又深邃了几分。

“张大神,这交易时间你不在百花却窝在家里,让我们这些投资人怎么放心?”钟少语带调笑。

“我这不是盯盘呢么。”张佳乐指指电脑屏幕,只是伸出的指尖有些微微的颤抖。

“呵呵,那交易谁在做?”

“邹远,我的投资助理。”

“投资助理?”钟少轻浮的挑眉,“我想我们需要私聊一会,在我决定是否要继续投你的基金之前。”

说着看向旁边百花的人,示意他们先出去。

 

对方左右征询了一番,随后点头礼貌的退出。

“张佳乐你最好把事情说清楚。”屋里只剩下他们三人,钟少先开口,他被这两人弄的着实有点糊涂。还有,这话也意指动用资金那件事。

“有什么可说的?信我就继续投,不信,就尽快赎回好了。”口气还是一贯的拽,只是在说话的同时默默指了指钟少拿在手里把玩的手机。

“我这么大额度的赎回可不是小事,你确定想好了?”钟少边说边递上手机,张佳乐接过,在上面打了一排字:‘屋里有监听。’

两人瞬间明白了,于是表面上聊着片汤话,却开始用打字沟通。

‘你到底干什么了,’孙哲平问。

‘为了保住产品私自调动了资金。’

“靠!”钟少是真的靠了一句,用手指了指张佳乐。

‘百花用这个事威胁我替他们做一只有问题的基金,想办法把我弄出去,哥铁打的身子也快扛不住了。’

‘凭啥,’钟少只回了两个字,却是足够有力度的两个字。

张佳乐接过手机,也是一阵思索,最后默默敲上:‘我以为这就是你们来的目的……’

“靠!”钟少又忍不住骂了一句,这什么人那。

孙哲平从进来就没怎么说话,此时示意张佳乐递过手机,‘怎么做?’问的直白。

‘路演。’

‘你们有问过我的意见吗?!’钟少夺过手机插话道,说来说去还不都得借他的手完成。

‘你在开曼并购的那笔钱,我想办法帮你走回来,成本我出。’孙哲平迅速在手机上敲下,递给钟少,没有给张佳乐看。

钟少摸了摸下巴,突然,“张佳乐我告诉你,我他妈还就挺欣赏你这个风格,下月初我还有2个亿到账,你准备准备去给我们做个路演,要是能说服我那个龟毛的投资总监,我全放进来。”

突然拔高的语调把两人都吓了一跳,就见钟少直接起身拉开门,把百花等在外面的人唤进来,大开大合的说了路演的事,摆明了2亿资金你们自己看着办,弄得百花的人也着实为难,只好向上面请示。

“真磨叽!”钟少碎碎叨念着,“张佳乐你说你们百花的人是不是都磨叽……”转回头,“张佳乐?”

“睡着了。”孙哲平总结道。

“操。”钟少彻底无语了,他这是造了什么孽了啊。

 

————————

 

张佳乐是被人拍醒的,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知道自己睡得很沉。仿佛眼睛一闭一睁,就看到了眼前这个让人恶心的存在。
“你挺能啊,竟然搬了钟少来撑腰!”眼前人戏谑地拍了拍他的脸颊,张佳乐没有躲,只是笑。
“一般一般吧。”
“别以为他出面就能保的了你,你这次干的事够你进去待几年的,啧啧啧,想想我都觉得可惜……”
“没什么可惜的,待哪都比在你面前强。”张佳乐仿佛真心实意的感叹着。
那人一阵气结,伸手紧箍上张佳乐下颌,“我说你就是不长记性,不是前几天话都说不出来的时候了?”
从鼻子里轻轻哼出个音,“我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记性差……”被这么箍着说话有些费力,却不妨碍张佳乐的嘲讽。
“你个小贱人我治不了你了!”显然斗嘴占不到便宜,让面前这人有些烦躁。举手又是一巴掌要扇上去,却被站在一旁的人拦下。
“唐总唐总,您息怒!老板有吩咐,他过几天要出席路演,可不能带伤!”显然钟少的邀请百花还是很看中的。
“简直糊涂!这样没规矩的人还要用!”这唐某人被拉住也是火大,“捧得骑在他头上这样拉屎,别说我们的钱,就是把公司搬空了都不知道!”愤恨的放下手,恶狠狠的盯着面前的人。
谁知这时,门忽然被人推开,“谁说搬空了我都不知道?”一个人笑意盈盈的走进来,和善的面容让人觉得舒服至极。
“哼,别怪我说,这次要不是我发现,你是不是打算瞒着所有人。”唐某看到百花老板进来,收了些许气焰,却依旧得理不饶人。
“怎么会,这不把人交给你了么,这几天该出的气也出了,唐总您就别为难我们这些小角色了,都是讨口饭吃。”话说的谦卑,神情却一副坦然,这百花老板显然也是个老江湖。
“这事不可能就这么完了!我前两天的提议你们考虑的如何?”又看向有些昏昏欲睡的张佳乐,掐过他的下巴,“选股能力这么强,做对冲真是浪费了,如果按我说的发行一只假对冲真杠杆的产品,年底稳拿收益榜第一,你也不亏不是?”

张佳乐被他从迷糊中弄醒,“呵呵,亏不亏不好说,我只是没你这么没下限”,这几天在这个唐总手下他几乎没有睡过,被强光照着熬,没有食物只在必要时给一点点水,还不时被他手下人照顾一番。说实话,他人生中真没经历过这个,还以为自己能坚持多久。
“我没意见,但这事没法强迫,毕竟人家是投资经理。”百花老板悠然道,也不知他对张佳乐到底是个什么态度。
“什么没法强迫,这事兜出去你们谁也跑不了!何况我们唐家还是有一些资产在你这的,这事要是解决的我不满意,下一步的去向还真不好说。”明显已经是赤裸裸的威胁了。
“唐老板你这可就让我为难了,佳乐这个基金客观说,还是帮大家在熊市里挣了不少的,凡事别太苛责,你们唐家家大业大,稳妥最重要。”
“呵呵,你说的对,我们唐家哪在乎这几千万,我就是看不惯这小子嚣张的态度,觉得自己很有本事么?我就是让他知道这个世界上除了本事还有东西能压过一切!”
百花老板略作沉默,“那您看这样行不行,新基金还挂他的名字,实际由邹远来操盘,他这几年跟着佳乐学了不少,现在很多决策都是他来独自做的,很让人眼前一亮。”
“这个嘛……”唐某显然有些动心,用尽手段多赚钱是他觉得天经地义的事,具体什么形式其实他到不是太在意。
“你们别打小远的主意。”半天没出声的张佳乐却突然开口,这事邹远要是干了,不出问题还好,一旦运作不如意,一辈子的职业生涯也就算毁了。
“哟,看不出你还挺讲义气啊,”唐某人嗤笑道,“你们都这么有节操那我该赚的钱找谁要去?”

张佳乐刚想张嘴,“你别又给我来那套爱赎回赎回的把戏,先问问你们老板同不同意!”
张佳乐很想翻个大大的白眼,这看不出事的人还真是难缠,“我觉得,我们老板会同意……”

“你……”

“佳乐!”两人同时开口。略带笑容的看向他们,张佳乐知道,当钟少出现的那一刻,他们老板的心偏向哪边就很清楚了。只是有些事,能维持当然没必要得罪,这向来是这位百花当家的风格。

“呵呵,唐总你信不信,你敢退多少,钟少就敢补多少。”

对方显然也犹豫了一下,“看不出啊看不出,你本事真大!”恨得咬牙,那个唐总再一次走近张佳乐,忽然低下身子,“其实,这千八百万的我也不在乎,要不……你也陪我睡睡,说不好我再往里投点也不一定……”说着竟开始去撩他额前的头发。

 

-tbc-

 

F.T:

敢动大孙的人(虽然可能以为是钟少的人。。。小楼莫哭),总之就是不想活了!

提前声明,不会有路人乐,我是亲妈!

 

评论(1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