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n-nya

【双花】 热海 8


“停!唐总,要不你还是想想别的办法吧,动钟少的人你不怕他找后账?”张佳乐见他越摸越起劲,赶快喊停。

“哈哈哈哈,”对方却笑了,“你以为你是谁,钟少会为了一个男伴跟我作对?谁不知道他和楼家那小子出双入对才是真事。”

张佳乐咬咬牙,知道的还真清楚,自己分明已经这么拼了。

感到对方的手转而在自己脸上摩挲,“这脸蛋还真是精致,要不是这几天被折腾的,我还真有点把持不住了。”

“你注意点影响,我们老板还在呢。”张佳乐皱皱眉,集中力气想拍开那恼人的手,却在接近时被一把抓住。

“那就是说,老板不在的时候就可以喽。”故意曲解他的意思,唐某笑的开心,像是忽然找到了整治面前人的方法。

张佳乐挣了挣被对方抓住的手,没有挣开,这几天搞下来他四肢百骸感觉都不是自己的了。“唐总……说真的,我们能不能谈点有建设性的方案……”

“哦?什么有建设性的方案?”对方诡异的看着他。

“比如,你先让我睡一觉,等清醒了我一定好好考虑你提的两个选择。”

“张佳乐你在耍我?”

“没有啊,这的确是现在最好的方案了……”张佳乐说的委屈,却把对方气到半死。

“我就知道你这种人就不能给你脸!”说着一把抄起张佳乐胳膊,另一手揪着肩膀就要把他往起架。

“唐总,我希望你冷静点。”一直冷眼旁观的百花老板此时终于开口,收起了脸上一贯的笑容,“我的人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再要往深了动,我可也不好不闻不问了。”

“你们!”看着默默聚拢上来的几个人,唐某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放了手。但眼见无法继续嚣张,“好,你们有胆,那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愤愤的甩下句话,顺便狠狠瞪了张佳乐一眼,转身出了房间。

 

一瞬间,屋内骤然安静下来。张佳乐滑坐在椅子上,再没了刚才强打精神的气势,软软的仿佛随时都会人间蒸发一样。
“好了,外人的事说完了,来说说我们的事吧。”百花老板却没有离开,只是遣走了屋内的闲杂人等。“这次的事,你和小远真让我失望啊……”默然的语气,仿佛只是一个失意的中年人。

“事全是我策划的,邹远只是迫于上下级关系才听我的命令,你不要迁怒他。”张佳乐窝在椅子里,意识已经有些朦胧,却在勉力支撑。

“呵呵,佳乐,这几年我捧着你保着你,才让你有了今天在百花的地位,可你就是这么使用的?……你应该了解我,有些事我可以睁一眼闭一眼,但有些事我也是揉不得沙子的。”

“所以,你打算怎么处理我……”张佳乐明白,能由着唐某人这么折腾自己,这百花老板也是心里恨他恨极,毕竟这事败的不光是他张佳乐的名誉,更是百花的名声,试问有谁敢把钱交给一个基金经理能擅自调拨客户资金的公司。

百花老板却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我不知道你是何时攀上钟少这根枝的,这件事怎么处理,一半看你过几天路演的结果,另一半,也看你们能不能堵上唐老板的嘴。我不会拿百花的名声去赌,要是搞不定,那到时他再有什么要求,我可也是拦不下了。”

语重心长的叹了口气,见张佳乐没有回应,半晌又继续说道,“你不要想着鱼死网破的路,就算你身家前途都不要了,邹远怎么办,别忘了他也参与其中。退一万步说,我反正上年纪了,若真包不住,大不了把责任往你们身上一推,退休回家享我的清福去。可是你们都还年轻啊,这事可得考虑好……”

张佳乐终于抬眼看了看坐在自己对面的人,依旧是那张和善的脸庞,今时今日,却让他觉得有些刺眼。

“好,我会仔细考虑的。”用尽最后的力气,撑着桌子站起身,摇晃着朝卧室走去。

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好好睡一觉。剩下的事,起来再说吧……

 

————————

 

三天后,张佳乐坐上了钟少派来的车。

当然,同行的还有百花的人,他们是绝不会放他一个人出去的。

 

同来的人叫唐昊,到百花时间不算久,但身份有些特殊,是那个唐老板的亲戚。身揣NYU和哥大的双料硕士,在这纯粹是磨练技术来的,早晚还是要回唐家给自己操盘。

这人在张佳乐看来,一身的少爷毛病,年轻气盛、目中无人,除了在投资上确有两把刷子外,简直是周围人的灾难。

不过这次来看着张佳乐,他倒是适合的很,于公于私都是。

 

“小唐,你那个基金,最近挺猛啊。”车上,张佳乐有意无意地说到。谁家亲戚又怎么样,在他这照样是‘小唐’。

“哼,”唐昊没有应,他和张佳乐接触并不多,准确的说,全百花他接触的都不多,没有哪个是他看得上的。

张佳乐没有理他,自顾自的继续说道:“黄少天,你觉得怎样?你们都是做主动的,蓝雨一直压着我们一头,年底前有戏翻盘不?

“蓝雨?”唐昊语气中略带轻蔑,“乱市中他们才有机会,等大盘确定了趋势,单凭选股能力,他们还差得远!”

“啧啧啧,少年人啊,话不要说得太满。”张佳乐摇摇头,唐昊这个性子,可能是他操作上最大的障碍。顺风顺水可以一路狂飙,要是碰上挫折,应变能力可就没那么强了。

“张佳乐,你还是顾好自己吧。”唐昊看看他,最近的事他多少有些耳闻,这次同来之前小叔还特意交代,一定要寸步不离。而唐昊本身受欧美环境影响大,对于抹杀职业道德的事向来嗤之以鼻,所以对张佳乐更加没有好感。

“呵呵,我这不是挺好的!”张佳乐笑笑,唐家人这次是跟他死杠上了。

唐昊没有再搭茬,开始刷起手机来。

张佳乐则是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睡了两天,他算是缓上来了一口气。

坦白说,那天得知钟少要见他,他在一瞬间就想到了孙哲平,但是很快又在脑海中否定了。怎么会呢,他们之间没有任何交情可言,唯一和别人不同的,可能就是上过床吧。但那又怎样呢,和孙哲平上过床的人应该多了去了,自己又会有什么不同?

所以,当在公寓看到那熟悉的人时,他觉得自己的心脏狠狠跳了一下。只不过,虚弱不堪的身体已经不支持他做出任何表示了。

孙哲平……张佳乐心里反复着这个名字。

他们似乎,很有缘分呢。

 

 

不久,车到达钟氏集团楼下。

张佳乐和唐昊一起下车,跟着迎送的人上楼,来到了位于高层的会议室。

推门进屋,眼前是坐在那里的三个人,钟少、孙哲平,还有钟氏的投资总监。

“大家好,”张佳乐开朗的打着招呼,“我和这位,都不用介绍了吧。”意指身边的唐昊,相信他们并不陌生。

“哟,气色恢复的不错嘛!”钟少没有起身,就那么大咧咧的坐在那儿调侃道。

“那还不是托您钟老板的福。”张佳乐笑笑,“开始吗?”

“开始吧。”钟少发话,张佳乐起身,向会议室的最前方走去。路过孙哲平身边,两人对视一眼,却没有说话。

 

不似平时的高冷,张佳乐这次讲的格外细致到位,足足说了3个多小时,直把钟少讲得中途离席了好几回。

待他最后说谢谢时,已经过了晚上6点。

这个时间要是再不安排个饭局什么的,可就太说不过去了。于是一行人来到钟少订好的酒店,唐昊中途打了个电话,报告了他和张佳乐的去向,告诉百花一会派车过来。

随后,顺着曲曲折折的回廊走到尽头,位置静谧的包间里5人落座。

“今天来点什么?”坐主位的钟少问到。

“随意。”张佳乐和那个唐昊不认识的人答道。

“唐公子,那你说来什么,”转向唐昊所在的位置,钟少微笑着问到。

“我,我今不喝酒。”唐昊答的直白。

“哦?这么不给我面子?”钟少挑挑眉,“还是我选这地方的东西,唐公子看不上?用不用我问问唐叔伯你爱喝什么?”

“不用问。我平时也不喝酒。”唐昊依旧倔强。

“哈哈哈哈,”钟少闻言笑了,“我还就真不信了!”说罢拿起电话开始拨号。

“钟少,你别为难他了,小唐喝酒确实不行。”就在见钟少拿电话,唐昊正欲说什么的时候,张佳乐突然出来打圆场道。

“在我这没个不行的,何况唐家的人,我得招待好啊!你说是不,老孙。”

孙哲平看看钟少,“我今天是作陪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那怎样,提一杯吧?”

“好!”见服务员给诸位都倒好了酒,到唐昊那儿也没停,而且似乎还给他多倒了些。钟少提起了酒杯,“这第一杯,感谢张大神,今天非常辛苦,希望我们钟氏和百花,未来合作越来越紧密!”说着,与在座众人一一碰杯,随后一饮而尽。

在座众人一看,主人都这样了,也纷纷干了这一杯。最后只留唐昊,举着酒,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

 

-tbc-

 

 

F.T:

有没有觉得我变勤劳了??

然而唐昊小朋友是上章看了回复强加戏的,哈哈哈,落到这些老油条手里,看的我好心疼~~~

最后,老孙低调了这么多章,该强势回归了!铛铛铛铛~~

评论(7)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