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n-nya

【双花】 热海 9

 

唐昊的酒量怎样,张佳乐平时是留心观察过的。

于是那天到最后,在钟少的激将、孙哲平的帮腔以及张佳乐看似在劝实则却在戳唐昊自尊心的集体轰炸下,当事人很快就晕菜了。

“我打个电话”,但即使在意识已经模糊的情况下,唐昊还是支撑着做出了反应。

“对,时间不早了,我们也差不多该走了。”张佳乐在一旁附和道。唐昊抬头看去,映入眼帘的是对方那张含笑的脸,但一瞬间却又虚了焦。

甩甩头,按下司机的电话号码,半天却没有反应。“嗯?”唐昊定睛看了看手机,靠,这屋里竟然没有信号!

“抱歉失陪下……”踉跄着起身,直觉告诉他必须马上联系上外部,但又不想离开眼前的张佳乐。无奈的抉择下,也只好快去快回。

在推开门前,唐昊回头看了眼屋内的三人,依旧觥筹交错,似乎并没有人特别注意到他。

 

从包厢里出来,唐昊边移动边死死盯着手机信号。

起初,包房门还在他的视线当中,但这曲曲折折的破走廊似乎遮挡了不少信号,让他不得不一步步向外走去。

“喂?”终于,电话接通了,“车开到门口,我们完事了。”唐昊下达了命令,然后用他目前所能达到的最快速度返回包厢。

然而……迎接他的只有一名正在收拾残局的服务员。

“人呢?!”唐昊已经顾不得形象了,高声问道。

“不好意思先生,您朋友刚刚走了。”

“走了?从哪边走的?”

“这我就不知道了,先生。”服务员怯怯的看着唐昊,不过是个小女生而已,被他这么凶悍的吼着着实心虚。

“操!”唐昊似乎瞬间酒醒八分,飞快在自己一路经过的所有包房、岔路上搜寻着。其间几个包间的门被他突兀的推开,把里面客人吓了一跳。

不大一会,酒店的工作人员就赶到了,开始劝解,让他不要着急,也不要再打搅客人了,要知道来他们这吃饭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监控!我要看监控!”唐昊对领班人员吼道,三个大活人,怎么可能一瞬间就这么消失了?

“这个……恐怕我们要请示下……”领班的经理有些为难。

“请示什么,快给我查!”大声斥责着眼前人,他真的快疯了,这人要是在他眼皮底下没了,家里还不生吃了他。

“您稍等,我马上请示。”

“请示什么请示,我们唐家你也得罪的起?!”无奈唐昊只得搬出唐家来压人。

“唐先生您别着急,我马上回来!”经理一见对方也是有来头的,于是赶快退出房间请示。

唐昊这边更是如坐针毡,明知道这很可能就是个局,却还是一步疏忽踏了个正着。张佳乐,你等着!心里恨恨的诅咒道。

 

 

再说钟少这边,此时和孙哲平、张佳乐一起坐在车上,他坐副驾,那俩人坐后面。

“和你们两个老油条搭戏就是爽啊!”张佳乐感慨道。今天这一出,他们之前真的没有任何沟通的机会,只靠那天在公寓的“路演”二字,竟然就这么顺利的逃出生天了。

“看你今天下午往那儿一站的架势,我就知道,这是奔着在我这儿混饭的节奏了!”钟少接茬,张佳乐下午那三个小时着实把他讲得有点烦,但其间所传达的意思也很明显了。所以他特意定了这么个包间,没信号、布菜的小房间里有个通后厨的门隐在门后,他们这种人,有时是需要有些这方面准备的。

“话说老孙,我预感唐家今晚就会来跟我要人了,你俩最好在这之前想出点什么办法。先说好,帮到这儿我已经仁至义尽了,你们要是再搞不定,我也不会和唐家人翻脸。”

“放心吧,问你你就说张佳乐突然不舒服,你给送医院了,剩下的我来解决。”孙哲平沉声说道。

“这理由……你们真是人才!”钟少戏谑的笑笑,但他知道,孙哲平说出的话一般都是有谱的。

“看。”孙哲平掏出手机,戳了戳张佳乐。

张佳乐接过,手机上显示着一篇文档,“唐氏财务造假?!”他不禁有些错愕,孙哲平是从哪里搞到这个的?

“拿来,给我看看!”听到张佳乐的话钟少也来了兴趣,要过手机看了起来。

“靠靠靠,”连靠三声“这特么是叶修那小子的手笔吧!空壳客户、虚拟交易,挖的够深的啊!”

“呵呵,”孙哲平笑笑,“上市公司里有哪家是老叶那儿没点素材的。”

“那我们家呢?”钟少半开玩笑的问道。

“当然有,所以你最好帮人帮到底。”

“你们这帮孙子,真是他妈交友不慎!”钟少感慨着,却没有生气的意思。

而张佳乐,在看到这篇文章的一瞬就明白,自己彻底安全了。这足以堵住唐家人的嘴,而百花,本就不希望这件事公之于众。

“不过慎重起见,我看你们今天还是别回住处了,我给你们安排个地方。”钟少继续道,不能不说,这极有道理。

“可以。”孙哲平回,没有征询张佳乐的意见。明显他也不会有什么意见,他的那个公寓,肯定是回不去的。

“还有,上次说的开曼那事……”

“我来安排。”孙哲平应道。

“等你消息。”钟少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过不多久,酒店已到,是钟氏旗下的物业,必然安全的很。

下车前,半晌没怎么说话的张佳乐忽然拍了拍钟少肩头,“钟老板,思来想去有个事我得跟你打声招呼。现在百花和唐家可能都误会咱俩之间有点啥,听到什么风声你可别在意啊……”说完就赶紧下了车,站到先下车的孙哲平身侧。

“张佳乐!”果然钟少急眼,指着他半天没说出话来,忽而又转向指着孙哲平,“别人我不管,小楼那边你给我提前解释清楚,我们家后院要是着了火,你们都他妈别想好过!”狠狠撂下句话就嚷嚷司机开车走人了。

孙哲平看看张佳乐,张佳乐也看着他,眼里尽是无辜。

 

 

回到房间,洗去一身疲惫,张佳乐觉得自己每个毛孔里都叫嚣着疲惫,却是好久未曾有过的轻松。

孙哲平默默坐在窗边,又是这样的情景,让他不禁想起了香港。

“哎,开曼什么事?”开口问道,直觉告诉他这事和自己有关。

“没什么事,帮钟少走笔钱。”孙哲平答的淡然。

“和我的事有关?”继续追问道。

对方却没有回答。

张佳乐坐到他旁边,“老孙,为什么帮我?”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这个一直萦绕在心间,想知道却又害怕知道答案的问题。

“不知道,”对方答的坦然,“可能是售后服务吧……”

“靠,你这服务可真到位!”没想到孙哲平还能幽上一默,张佳乐也笑了,随后凑近对方身前,“就没有其他原因了?”

孙哲平定定的看着他,“你想有什么原因?”

“呵呵,比如,这个……”说着吻上孙哲平轻抿着的嘴唇。

 

在对方的配合下这个吻不断加深,身体上的接触也渐渐从唇舌扩展到脸颊、脖颈、耳侧。

“说真的,我差点就被老板卖给唐家了。”缠绵中张佳乐抽空说着,话语里尽是轻松,但只有当事人知道,这并不是应该拿来开玩笑的事。

果然,孙哲平停下动作,拉开与他的距离,“张佳乐,你这次欠了我个大人情,以后谁要动你,要先来问我,明白么!”

“呵呵,”会心的笑笑,“孙大老板,你这是宣布把我买下了么?”

“你说呢?”挑眉,然后捧住面前人,深深的吻了下去。

 

-tbc-

 

哈哈哈,好期待写下章呢~

评论(22)

热度(31)